我问

我问飘逝的风:来迟了?
风感慨:是的,他们已经宣战。
我问苏醒的大地:还有希望么?
大地揉了揉眼睛:还有,还有无数代的少年。
我问长空中的英魂:你们相信?
英魂带着笑意离去:相信,希望还在。

一生的爱,不过是三个瞬间

文/时时

一生的爱,不过是三个瞬间。

第一个瞬间,发生在大二的课堂上。她与邻座的他聊得十分投机。他知道她是武汉人,
快下课的时候,他问:“我以后到武汉玩,去找你,好不好?”她说:“当然好。”
顺手撕下一张笔记本纸,草草画张地图给他。

第二个瞬间,是在毕业的火车站上。唱着,哭着,挥着手,送走一个又一个同学,最
后的站台上,只剩下他们两个人。北方的后半夜,六月也是凉的,星都黑的时分,他
突然说:“你知道吗,我一直爱着你。”

她惊愕地抬头,看见他的脸,霎时间恍然明白了,何以那些看见他的日子,便连阳光
也格外炽烈。她几乎要狂呼:“我也是呀。”但火车呼啸而来的声音吞没了一切。

后来,她给他写下一封又一封的信,却杳无音信,她亦无从追究:是地址错误,还是
一颗错误的心。以为自此往后,便是两不相忆,却在深夜梦见他向她走来,仿佛有千
言万语要倾诉,却只是哀痛地,静默地,转过身去……她大惊坐起,长坐至黎明。

而第三个瞬间,是六年后了。她新婚燕尔,去上海度蜜月,温厚怜惜的丈夫无论如何
也不明白,她何以一定要在一个叫安庆的小城市停留一天,寻访一位老同学。

而他给过她的地址,早已是一片荒芜,―整条街都已拆迁。尘灰茫茫的街头,他们不
知找了多久,问了多少人,才有一个男孩惊异地说:“他是我哥呀。”隔了六年时光
重逢,却恍如清晨刚刚分手。他淡淡地说:“来了?”她回答:“来了。”

还是生分了,只聊几句闲话。他的工作不算好,他笑一笑:“我差一点儿就去了武汉,
工作、关系都安排好了,我父亲……去世了。家里,母亲、弟弟……没走成。”–那
也就是她梦到他的时候吧?

才坐了一会儿,黄昏便在刹那间来临,见丈夫低头看表,她起身告辞,说着惯常的客
套话:“来武汉,到我家玩,你知道地址吗?”他说得平常:“我知道。”回身拉开
抽屉,从最上面取出一张纸–那是八年前,她顺手撕下的一张纸,墨色早已退得极淡,
却有一支箭头,依然清晰地,指向她的家……

只是三个瞬间啊,便收拾了她一生的情与爱。

深夜了

其实这辈子让我听到最爽的话就是沈超老师那句,你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。

我也知道,我的生命中遇到了好多个沈超老师这样的人,他们从内心是喜欢我这样的人,因为我有点可爱,对别人没有坏心,仗着自己有点小聪明,在圈子里面“横行霸道”,四处讨乖卖萌。其实我也内心也确实是这样单纯可爱。但我为了坚持这些,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受了很多额外的苦,这些苦难足够将一个人撕碎、扭曲、甚至变成魔鬼。这种情况几乎煎熬了我从小到大,某些痛苦、愤怒的场景几乎让我歇斯底里。可我也庆幸,我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和本性,一次又一次的将我拉回来。倔强的坚持着那些美好和信念。我也明白,善良才能真的多交朋友,单纯才能全力以赴。我爱着这个世界,爱着你,也爱着这些朋友。

勇敢的自己

每个人的一生,都有机会和勇敢的自己相遇。

有的人年少的时候就知道长大要做什么,有些人长大了就知道这辈子应该和谁在一起,有些人想过改变些什么….

当遇见时,有些人没有放弃,竭尽全力成为了最优秀的自己。有些人天生优秀,变得出类拔萃。有些人浅尝辄止,在最好的机会时选择了安逸。有些人渐露平庸,选择了世故,有些人少年得志,变得轻狂。有些人在角逐中失利,变得怨恨和仇视,渐渐的开始了狡诈。

于是….

慢慢的….

人们开始变得不一样…..

有人默默努力…

有人说三道四…

有人劝人安逸….

可唯有我们自己   懂自己

加油